2018年2月14日 星期三

死裡逃生

          死裡逃生
   話說 一個多重生心障礙的地球人、女性,她是十二生肖裡屬小龍、蛇,所以就簡稱(盲女小龍),雖然
她 看不見、聽不著、聞不到、說不出,但依她的超強摸索能力獨自在深山峽谷裡躲藏、逃亡,雖然她成為
地球人開始自知從來沒有做錯事、說錯話,但天、地派了無數( 使者 )要逮捕她、到鬼門關歸案,難不成
是前世業障、今世償債!
就這樣 幾十年、多少三千六百個日子都在峽谷的夢裡度過!

   在峽谷、 在黑暗中茫然的摸索,但有蝙蝠、蜘蛛為她築網擋路、免得摔傷、跌倒、掉入坑洞,有蚯蚓、
烏龜揹她過河穿溪,有豺狼虎豹環繞著她、為她取暖、免得受涼,不過 獅子身上有毛,抱著獅子比較暖和、
就像抱著毛毯 很快就睡著、入夢了! 但畢竟獅子身上有蝨子,搞不好突然來個獅子大開口、那就不好玩了!
至於食品來源就由猴子、猴孫負責了,除了深山野果外 偶而也有它們從村莊拏到的熟食、雞腿、牛排、飯糰!
雖然 (盲女小龍) 不是人員泰山 但騎著大象或由大象長鼻捲著行走也是常有的事。

   就這樣 在峽谷的生活過的很暇意,但依然有刺蝟、百步蛇暗中保護,以防(使者)入侵、挾持人犯! 所以
看似勇敢的(盲女小龍) 也不得不假裝一點都不在意、甚至有超強的戰鬥力,只因不甘受如此的無妄之災!
畢竟是地球人 依然會心傷、心痛,好多話在她心裡藏了又藏、可是無人能講,日復一日、黑夜或白天都漫長,
(盲女小龍) 是地球人、一樣有家人,如果有家人陪伴在身旁,所有的好都會與他們共享,只是 那是夢!
自身難保的她有的是黑暗、只有黑暗和峽谷內的異類動物!

   ------- 不悶、不悶--------

   古早人說: 天公疼傻人 (台語) (盲女小龍) 可以證明這句話的真實性了,因為在幾十年後 天公伯和
土地公、婆發揮超高法力把(使者) 一一逐出地球,讓(盲女小龍) 恢復自由身、離開了峽谷、回到地球人的
生活境界與家人的懷抱,雖然她的家人對她已有點陌生了...

畢竟 黑暗就是黑暗! 雖然 (盲女小龍) 逃過這一劫、回到人類生活領域,但也受到明眼地球人的彼視與欺凌,
只因她是多重障礙者,對她的智力與辦事能力深感疑惑而排除她並給予譏諷與嘲弄,連家人對她的態度也
有所保留,所以 (盲女小龍) 依然孤獨、寂寞。 也因此 有感恩心的 (盲女小龍) 偶而會回到曾待了幾十年的
深山峽谷向有恩於她的異類動物比手畫腳 表示請安問好! 得到的回應也比地球人熱情與心安,一點都不
做作,這倒是化解了(盲女小龍) 在地球人給的悲哀。
直到突然有一天遇到個有超級能力的醫師,懷著他是否是地球人的疑惑與當白老鼠慣了的心境,(盲女小龍)
自作主張的接受他的治療,結果是眼睛看到了、耳朵聽見了、鼻子有嗅覺了、聲帶復原 可以說話了!

   她 不再是 (盲女小龍)了、而是正常的地球人了,她的工作是當義工,工作的內容是協助身心障礙者的
崑擾與災難 有笑聲、有掌聲! 這算是對救命恩人、天公伯與土地公、婆的回饋、做善事!
但說也奇怪 那個曾經待了幾十年的深山峽谷怎麼不見了? 是因為看見了反而不知道是哪個峽谷? 難不成有
像樊梨花有移山倒海的本領的現代人? 嗯 很難耶! 還是因為看見了而不知如何走向那峽谷? 也因而曾試過
閉上眼睛在黑暗中摸索、試著找到峽谷,但 還是沒找到!
只好沉溺在回憶中、讓歲月把謎思訴盡了! !

咦 這是天方夜譚還是夢裡神遊呢? 聰明的地球人的你 發揮你的智慧與想像力做判斷吧!


2018年2月1日 星期四

提供好意分享

        提供好意分享
   提供好意見與你分享也能領悟!
   話說 站在心理學的角度 掛人家的電話是起士、侮辱人家的動作,對自己而言也是表示自己是個沒水準、
沒休養、沒教養的混混、惡人...
ps 這裡所謂的(掛電話) 並不是指彼此說完話、互道再見後掛下電話的意思。
即使打電話過來的是仇人、陌生人打錯電話,但若是在對方了解打錯電話、說聲抱歉後掛下電話就有可能
仇人要化敵為友、想辦法除決彼此的恩怨情愁,那不是好事一裝嗎?  對陌生人來說也有可能因為自己的有
涵養、懂禮數而結交新友、擴大人際關係領域、來各廣結福緣 不也是一種享樂嗎?
  
   若是在犯罪心理學的論點來說 倘若被掛電話的人是黑道、幫派的一份子,那麼 掛人家電話的你就有可能
成為對方下一各犯罪的對象! 那不是自找苦吃、自尋煩惱嗎?
曾經接受國民教育的你、算是知識份子了! 聰不聰明不是問題,做個有智慧的人知道耐心與耐性的培養也是
人生的重點,不可忽略 才是高人!
如今科學技術超高迅速發展、家家都有電腦,使用 email 收發信件或是使用 skype 立即傳送、接收訊息或
像講電話般的語音通化,因此 電話鈴聲響起的次數大量減少,電話鈴聲似乎讓人感覺美妙極了,把它當成
藝術音樂不也不錯嗎? 呵呵 笑一個...

2017年12月12日 星期二

菩 薩 保 佑


        菩 薩 保 佑
  我想 大部份有宗教信仰的人對自己信仰的宗教都有簽呈的心,也希望能祈求到福、籙、壽、大吉大利等心願;
但也是有例外...

   欣仙子、我 在病前並沒有什麼固定的宗教信仰,我的心裡只有天大、地大,但我有入境隨俗的好習慣,
到寺廟就禮佛拜神,到教會就聽聖經、祈求曲;一點都沒有不自在的感覺。
也在生病後受到江湖郎中的煽惑而沒有到醫院作正式治療而是到中部的佛寺皈依佛門並住宿下來求佛醫治,
但幾天過後,佛寺的老師傅以有法規提及不得收留身心障礙者以及寺院中有位年輕的師父看我的眼神有意、
以年輕男人出家不容易的理由把我趕出佛門!
我這可說是首無前例被趕出的一個佛教徒! 也因延誤醫治而病情開市惡化,所以離開了佛寺、回到家中
開始上醫院做一連串的緊急治療,先是電療、再來是化療,好不容易撿回一命,而副作用也逐日的增加;
聽力障礙就是其中的一項,從剛開始的重聽、醫師說會好,幾年過了變成所有的耳鼻喉科醫師都搖頭,結果
一耳沒救了、全然無聲,另一耳要帶助聽器才能聽見模糊的聲音; 但也不看好!
就因為以上兩因素,我疑惑我是佛教徒了,但是菩薩有保佑我嗎? 那為什麼到現在我跑醫院就像跑江湖一樣、
當白老鼠、時好時壞、但比較糟糕、糢囹兩可的時間比較多,都在生死邊緣掙扎? 要我當簽呈的佛教徒有點為難、
但我不是故意的...

   我不是個可以閑的住的罪人,所以經鄰居介紹讓我學了盲用點字,課程結束後的那天,教學老師感嘆的說:
欣仙子是他交過的所有視障學生中唯一可以擔任教點字的人! 後來我果真有工作、其中就是包括焦視障者點字,
也因此聽說有盲用電腦,在明眼時沒學過電腦也懷著坦克不安的心境去淡江大學學會了盲用電腦,後來雖然
沒有了工作,但盲用電腦的學習一直持續著,包括我學會了燒錄光碟、寫、聽小說、故事、聽讀勵志文學作品。
   但幾年下來、我身體的疾病一然存在、副作用依然不少,包括有帶助聽器那耳的聽力現象也不穩定,
雖然帶著助聽器時要聽的聲音也要夠大聲了,譬如我開電腦、打電腦時聽說我在四樓打連一樓都聽得到,
連開收錄音機聽磁片、電台也都要大聲,這樣就造成我家人的不變與無奈了!
但有個現象是當我不帶助聽器時把錄音機往耳邊放是可以聽到的、而且很清楚,更沒有吵到別人的聲響,

   所以 目前在家的我大部份時間是用在打電腦上,其中包括有好的小說、故事、文學作品、勵志小品等
我會先把這些燒錄到光碟片上,然後用收錄音機路到錄音帶內,就可以在房內聽東西而不吵別人。
然而時代變遷,現在人都用手機來聽歌、看書、拍照、傳訊息、收發信件等作用,唱片行一家家的關門大吉,
錄音帶連大賣場都沒有了,這就是我面臨的大問題,雖然曾保留過幾盒,但也都無剩了。
於是 我運用了大批人士、包刮中、南、北的老同學、好友、志公幫我全台搜索,大部份得到的回應是:
對不起、沒有了! 然後下一句就是: 我再找看看! 事實上該說對不起的是我,這樣的結果在我心裡已有了!
   但也幸好有兩位幫我上網找到曾經的音樂行老闆還有存貨在, 於是一個買了四盒、90分帶,另一個大學同學
買了三盒,也是90分帶、沒有120分帶,然而三盒的先寄到,我興奮的掀開一盒,錄了五片卻只有兩片成功、
其他三片都錄音失敗,抱著失敗為成功之母的信心又釵了第二盒,信好只有三片有問題,但不知是什麼道理
我竟沒有勇氣再打開第三盒了,就先把它備放好了;

       -------不悶、不悶--------

   過了幾天 四盒的錄音帶寄到了,在每盒錄音帶的盒子外還有玻璃紙包裝,摸起來還蠻精緻的,我打開第一盒、
也把每片錄音帶的塑膠紙撕開、開始做錄音的動作、用錄音機直接錄音,等十片錄音帶都錄音好了才開始
一片片的聽,結果是十片錄音帶一個字都聽不到,我傻了!
一會兒 我右大台的收錄音機先聽後錄都沒問題,我再試著用錄音機錄看看,結果依樣、無聲,雖然大台的
收錄音機沒問題,但我只能用小錄音機才能不用助聽器可聽到,我有三台錄音機、也都拏出來試看看、結果一樣,
怕是沒電池了,也都換了新電池了,怎麼還是一樣,莫非是錄音機、三台都壞了嗎? 但是我拏出以前錄過的舊
錄音帶試看看,可聽也可錄耶! 咦 真是詭異,問題出在哪裡呢? 雖然大台收錄音機是沒問題的,但對我錄音的
目的是沒用的;

   不得不再拏起電話聽筒撥電話,能問的都問了、有的沒聽完就確定說是錄音機壞了; 有的聽完後就一句:
 不曉得、要問科學家; 科學家! 像我這種小人物要道哪找科學家阿!也有問到老公是自然組博士的女友,
答案也是: 很詭異、但不知道; 在感覺撥電話的手指已發麻了、放下聽筒,把東西放在客廳的角落了、
該上床睡覺了! 今天要睡覺很難耶! 平常就有失眠狀況的我、在這樣心情不好時怎麼睡得著呢? 果真如此
 躺在床上、睜著瞎眼、到了半夜三點,莫名的我起床到客廳拿了第二盒剛寄到錄音帶、走回房間、上了床,
但不是躺下來睡覺,而是拆開錄音帶盒、也打開錄音帶外的塑膠紙,然後拏起枕頭旁的小錄音機開始錄音,
第一片錄三次(觀世音菩薩) 第二片錄( 地藏王菩薩) 第三片路三次( 阿彌陀佛) 第四片錄(釋迦摩尼佛) 以此類推
就這樣把十片錄音帶都錄過了菩薩聖號,但我沒有勇氣把錄音機放到耳邊聽看看,把東西放回原位,我又上床、
躺下來、睜著眼、想像天花板是什麼顏色?

   隔天 有點冷的天氣,雖然沒睡覺,但也躺到上午10點才下床,當然也把每天要做的功課、念佛經念好了,
下了床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提出大收錄音機聽聽昨天夜晚做的好事,當收錄音機發出昨晚的錄音時並不覺得驚訝,
這是正常的,但當我用小錄音機聽到了菩薩聖號時,我發現我的心跳有加快的現象,又在我用錄音機錄昨天的
那盒錄音帶,竟能能錄也能聽,我不自主的大喊(菩薩保佑) ! 自己也提醒自己說: 菩薩有保佑我,所以
我要做簽呈的佛教徒 就像我在求學時,老師說我是專一的好學生一樣!

   媽媽也聽到我的吼叫走到我身邊來,笑著說道: 你頓悟了哦! 然後看著我的眼睛繼續說道: 你昨晚
又失眠了哦、聽說今天有寒流來、蠻冷的,你要急著錄什麼阿? 我建議你先去睡一覺,不用那麼急著錄!
我還是回答說: 要錄(感謝折磨你的人)  媽媽聽了立刻微笑的用台語說道: 那我要感謝你了! 當時的我
腦袋真的有些迷濛了、沒回應就回房間躺下了,一躺下、腦袋的迷濛似乎好些了,也想起了媽媽剛剛說的話,
我默默的自語到: 我不是故意要生病的,我更不是要拏生病來折磨你的,我沒有... 就這樣 在眼尾感到
濕濕的感覺下睡著了。

    --------不悶、不悶-------

   在隔天早晨 我才醒過來,第一個感覺就是很暖和阿!  不像是有寒流來襲的冰冷,摸摸身上的被子,咦
 多了一件厚棉被,不用想、這一定是媽媽的傑作,真是活菩薩阿! 也難怪我能睡的如此安穩、如此久,
有半天加上一整夜耶! 我下了床、走到窗前,太陽公公也剛起床,溫柔的陽光輕輕照在我的肩膀 讓我覺得有希望!
突然 有件外套披在我肩上,也聽到媽媽菩薩說: 你昨天都沒吃東西、餓了吧! 我準備了熱豆漿、胞子、饅頭,
我沒聽她說完話就轉過身來抱著她的手臂,一起走到餐廳、共享美好的早餐時光...

2017年9月26日 星期二

頓悟

           頓悟
我、欣仙子的一天
   我和我那張被怕的臉躲在一個關燈的房間、矗立在窗前,抬頭仰望天空、想像著藍藍的天與捉摸不定的白雲;
午后微風輕送、把我的心吹動,多少塵封的記憶重回到我心中; 往事隨風飄送、把我的心刺痛!
算一算經過多少過去、從前 為我的人都被我忽略、冷卻! 又有多少恩怨隨風飄蕩、卻無處話淒涼!
還有 嗯 到底我現在漲的怎樣了? 順手摸摸臉上的老人斑 唉呦 不少耶 完了 真的完了...
咻咻咻 窗外的鋒力好像變大了,難怪把我的思緒吹的東倒西歪,什麼老人斑; 我變笨了也變傻了、呆了,難怪
好久好久以前他給我個日本名字:卒本口木子 (笨呆子) 莫非他早能預言我會變成漾樣子,他 一個無緣的男人
...
就在這時 叩叩叩 有人敲門,我還沒回應門就開了,是媽媽、還帶了另一個人來,因為在開門時媽媽就說了:
有人找你來了 你們聊! 然後就聽到媽媽走遠的腳步生。
一秒 兩秒 三秒過了 才聽到要忘記也很難的人的聲音說道: 你在幹麼 你在罰站哦? 好了、我束你無罪 哈哈哈
嗯 這各女人、貞、是我、欣仙子國小一年級的同學,矯情菲淺,在今生成長起、落過程中,她是好幫手!
當起時、她為我鼓掌,落時、她為我加油、打氣、協助,這不叫知己、叫什麼?

   本已走遠的媽媽又走回來,手上加了兩杯冰涼的青草茶,一人一杯後又出門去了,給我們獨自談天的空間。
貞先開口問道: 你又怎麼了,前幾天和你通電話就覺得你的語氣怪怪的,又有誰擾怒你了? 你不是經常跟我說:
有量才有福! 怎嚜反而小氣、讓自己生氣了? 我立即回應道: 我沒有生氣啦、只是很洩氣! 也大概剛剛被風
吹的神昏顛倒,就把隱藏在心多年的心結問出來: 我家大嫂進門時我以看不件了,但只要有機會一起出去都會
聽到同樣的讚賞對我說: 你大嫂好漂亮呦、像影星 但是你怎會變這樣子呢 差那麼多? 以前你也很漂亮啊...
喝了一口青草茶、涼涼的 又繼續問說: 我大嫂有比我、以前的我漂亮嗎? 跟我說實話...

        -------不悶、不悶---------

   冰雪聰明的貞只回我三個字、重複兩次的三個字: (都老了、都老了) 頓時 我的腦袋好像被雷公吻了一下,
也好像我剛吃了顆炸藥、在胸膛爆炸了;這是不是就叫做 (頓悟) 天知道...
眼明手快的貞也注意到我的手有點在發抖,於是拏下我手中的茶杯後握住我的雙手、慢慢的輕聲說道:
不要怕老,我們都是地球人、不是外星人; 在人生正常的旅途中 老是最後一關,老了 頂多是頭髮變白了、
臉蛋變了、皮膚皺了、身體技能差了,還不是一樣一天過一天; 你 因為病了,所以比較快老,但你有沒有
想過在你周圍冠愛你、輔導你、幫你辦事的都是比你老的人,你悠哉的過日子、什麼事也不用作、不用管,
但你卻因自尊與驕傲作祟再加上你有點工作狂,所以你怕老了、什麼都不行了。

   話說到這裡 喝了口冰涼青草茶,貞見我沒反應就繼續說道: 給你個建議,把心境下來,繼續接受醫師們的
看診,搞不好都痊癒了,那...
我插嘴道: 所有的醫師都說我沒救了,要隨時有心理準備 我 不敢想像下去了...
貞立刻回應道: 醫師說沒救了,意思是說他醫術不夠、無法救你,病了 不是要完全靠醫生,要靠你自己跟
病魔挑戰,所以 你要先把心境下來 什麼都不驚、勇敢的向前走!
還有 既然病了,忘掉太多的自尊和驕傲,承認自己犯的錯、改過,我相信菩薩也會幫你的!

       -------不悶、不悶--------

   我敏感的知道應該是已站在門口一會兒的媽媽走進門來對貞說: 快傍晚了,你是不是要回去準備晚餐了呢?
貞點點頭並回應說: 我兒子碩士畢業了,今晚要回來,我要準備豐盛的晚餐請他吃,然後貞指著我說:
過幾天他會帶妹妹來看他們的乾媽; 然後在我耳邊說道: 你不要再問他們有沒有交男女朋友了,我都不急、
你即什麼阿? 然後一句: 我回去了 就轉身和媽媽一起下樓了。
此時 有一串字在我的腦內旋轉著: 我實在恨我自己不能說福自己接受一切事實、一切教訓! 我還要繼續的
假裝勇敢到什麼時候...
    話說媽媽把貞送下樓、看著她騎車遠去後就立刻上樓來了,一近房門就看到我傻傻、楞楞的坐著不動便
大聲的說道: 你書讀到哪裡去了? 你拏大學文品的還比人家高職畢業的想不開、想不通,她說的沒錯: 你
現在需要的就是把心境下來,有平靜的心才能和病魔談條件,說不定你的眼睛就能看到了、你的眼睛沒壞呀;
而你的聽力就不需要帶助聽器就能聽到了; 這樣 你想做什麼都可以做了,能幫你的還是有限的,嗯 哦 對了
你也知道的 心經說:( 心無罣礙 無罣礙故 無有恐怖 遠離顛倒夢想 ) 你背的比我還熟 就要比我做的好!

   突然 媽媽啊了一聲辨說道: 貞剛剛來有帶了好多東溪,你要不要到廚房餐桌摸看看? 不等回應、兩人就
牽著手走到廚房餐桌前,不等媽媽解說就伸手開始摸看看,咦 這盒是蛋糕、我喜歡的那種,還有一盒香腸、
應該是黑橋牌的、沒有肥肉;我邊摸邊說給媽媽聽、表示我識貨; 哦 還有銀絲卷和肉鬆,哇 還有水果、
我愛吃的紅西瓜 唉呦 不知被什麼刺了一下,媽媽看看我的手、沒關係並解說道: 這是草蝦,貞說: 你喜歡
海鮮食品就買了幾隻草蝦給你過過穩! 說完又拉我的手摸到一大袋東西並解說: 這是她自己滷的牛肉、牛筋、
還有牛肚,這幾天你有口福了! 我搶著說: 是我們、不是只有我。
   媽媽高興的摸摸我的頭並說道: 今天晚上有颱風,聽說蠻大的哦! 我接下去說: 會不會打雷? 那妳今晚來
跟我睡,你怕打雷,若是有的話、我在你身旁還會幫你拍拍,這樣你就不怕了。

   媽媽高興的直說好並邊走邊說: 我先上樓把門窗都關好,一轉身就上樓去了; 我走到客廳坐下,順手扭開
收錄音機,疑 這是哪一台、怎麼播老哥: 林強的向前走 嗯 莫非真是天助我也; 真的讓我省悟了!
(台語) 再會吧!OH!啥物攏不驚 OH!再會吧!OH!向前行...





2017年7月27日 星期四

問題回應


         問題回應
    話說有人這樣問我: 你喜歡唱歌、也愛聽歌,那你對歌曲有何見解呢?
   我的回應是這樣的: 先來提到會寫歌、作曲的人不簡單! 我確信他們就學時、書一定唸的很好; 至於
工作時也是細心謹慎、博覽無盡找靈感的聰明人!
當我們在聽、唱歌時,每每聽到歌詞是這樣寫的,心理的感受大多是 對、沒錯、就是這樣、正中下懷、
心有戚戚焉! 有時還自蟬有這樣的感受、卻想不出如何表達,卻看到歌詞就是我的感受。
   另外也高昭的事歌詞會隨著時代變遷而有適應的歌曲出現; 譬如說 現代是女權至上的年代,政治也不例外,
歌曲也從(容易受傷的女人)轉變成(姊姊妹妹站起來),原本歌詞悲哀的敘述著(無情 無愛 無緣 無奈的心能
不能過一生) 倒是變成(十個男人 七個傻、八個呆、九個壞、還有一個人人愛 姐妹們跳起來 把他搶過來
 好好愛他 然後再讓他離開) 就是這樣,能叫人不服嗎? 不好玩嗎?

     ------- 不悶、不悶---------

  至於作曲部份,作曲者應該是各靈活、起勁的人類,他懂得該動、轉、跑、跳,也熟悉靜、柔、、慢的需求,
然後運用喇叭、鼓聲、鋼琴等樂器配合,讓聽者不自主的全身細胞跟著動、轉、跳、碰,另外也聽此柔軟、
細緻的音效而進入美夢中!

   這樣的回應行不行啊? 
   以我多年聽歌的經驗還有個不馴常的現象就是聽人唱歌,可以從他的歌聲中多少知道遮個歌者是怎樣的人,
例如我聽羅文的歌、尤其是(塵緣) 這首歌讓我可以有八成的把握他是個溫柔的男人!
還有 林子祥的歌也能感受他是個體貼的男人,曾經多年前我在電視上看到人家對他和葉倩文夫妻的訪談,
由他的太太葉倩文口中說出林子祥的體貼的照應!

   所以 給個建議: 在你孤單寂寞時就讓收錄音機傳出的歌陪你!

2017年7月1日 星期六

愛爾蘭咖啡 vs. 卡布奇諾咖啡a


    愛爾蘭咖啡 vs. 卡布奇諾咖啡
   hello 你有在聽讀小說嗎? 書本、電台廣播也好,電視連續劇、電影也罷! 如果莫名的某一天奇怪的事
你成為小說裡的主角,你想怎樣? 你會怎樣? 你能怎樣?

   欣仙子生病、成為身心障礙者後曾有過電台專訪、多樣協會演講以及在志工相關單位上課、讓明眼熱心
公益的志工認識、了解視障者的種種; 其中特別一提的是有位老大姐的志工同學,在她年輕出嫁後子時年、
子女成家立業、先生也進入半退休的狀態時,因為家柱農村、家境清寒、只有國小畢業的她自尊心作怪、讓她
想再讀書、像別人一樣也懂得 abc ,就在先生的首肯下國中畢業了; 也在子女的加油、掌聲下又繼續唸高中!
年過半百的她熬出頭了、今年高中畢業了; 真是新時代的活到老、學到老的標準範例!

   也因此幾個與她較熟析的志工同學相約聚會、為她喝采,欣仙子也幸運的曾了被邀請的賓客之一了。
那是個陽光燦爛的午后,是聚會、不是聚餐,物色的地點是一家小酒吧,當心仙子被帶入店內時、冷氣直催而來、
讓欣仙子有種回家的舒服感!
也就在大家坐定位後,有個先生過來、為大家登記各自所選飲料,酒、咖啡、茶都有,看來這次的聚會是準備
( 苦酒來幾杯、喝茶聊是非 )哦! 最後淪到欣仙子點食,欣仙子不用簡介就不猶豫的開口說: 愛爾蘭咖啡;
有感到那個服務男人深吸了一口氣後才說: 需要加眼淚嗎? 欣仙子似乎也被傳染的深吸口氣後才回答說:
不用,也還喃喃自語的說: 我噌經知道四廿一個人的感受了! 雖已轉身要踏步離去的男人也聽到這句話了、
眼睛似乎有要流汗的衝動...
也在男人還未真正離開前,似乎清醒的欣仙子才又問到: 是用上下有金線的愛爾蘭咖啡專用杯裝的嗎?
男人直接回答: 不是、已經沒有了! 頓了一下的欣仙子有點喪氣的繼續說: 那就來杯義大利的 卡布奇諾 咖啡;
此時有位比較熟悉的女志工學生補充道: 老師到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遊學時認識的一位華裔美人介紹的咖啡,
蠻合老師的胃口,所以回國後的老師有機會上咖啡屋喝咖啡時點卡布奇諾  Cappuccino 來喝; 但不知道
為什麼總覺得不像在美國喝到的那種 Cappuccino 一樣,是人不對還是咖啡不對...
聽到此事的其他同學都點點頭表示了解,還在一旁的那個男人也聽了、說聲: 請稍後 就走向巴臺了。

        不悶、不悶--------

    不一會兒功夫,自個兒點的酒、咖啡、茶都一一上桌了; 正在閒聊的聲音沒了、換成吸隕、咕嚕、吁噓聲;
已經養成人多時候最沉默的欣仙子端起咖啡杯呵了第一口、縮眉展開,又呵了第二口、眉開眼笑了; 就此
欣仙子渾然忘我,全神貫注的呵著像在美國一樣呵的 Cappuccino ! 所以這期間學生叫、問、聊、她都沒回應,
更不用說感應到在不遠的巴臺的那個男人也全神灌注的看這個眼睛大、睫毛長卻看不見的女人...
   直到欣仙子放下咖啡杯、回魂後才聽到學生叫她並說著: 老師 你果真是個專一的人,連呵咖啡都這樣專心,
連我們說什麼、問什麼、笑什麼你都沒回應; 等到欣仙子再三的說抱歉後又有女學生問說: 你有來過這裡嗎?
欣仙子搖頭代替回話,但問題沒完,學生繼續問到: 那你怎麼跟那個帥哥男人說什麼加眼淚、愛爾蘭咖啡專用杯
還有司念一個人什麼的? 沒人聽得懂、可以告訴我們嗎?

   欣仙子靦腆的微笑、有點臉紅的說道: 我曾在好久、好久以前聽到電台的一個廣播小說就叫作(愛爾蘭咖啡)
沒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也知道這個小說的人,我們的對話就是這個小說的用語; 更令我驚訝的是: 今天的我竟然
能呵到像在美國一樣呵的 Cappuccino 義大利咖啡!
   從小就很雞婆的欣仙子、個性沒改,又主動的說: 這個廣播小說上網就可以找到、你們試聽看看; 還是
我那邊也有,可以 copy 給你們聽; 掌聲響起、當然好...  就這樣
你說兩句、他回六句,能說的就說、能問的就問,欣仙子是個好聽眾、但話不多,只是微笑的凝聽、就很歡喜了!
一小時、兩小時過去了,也就在那個活到老、學到老的女志工學生至答謝詞後,買單 準備回家了。
   要買單、走過來的也是那個男人、手裡沒有拏帳單,只是他說的話、除了欣仙子以外,其他的人都從座椅上
跌落到地上、坐在地板哈哈笑!
男人開口說: 今天很難得能遇到也知道 (愛爾蘭咖啡) 故事的人,所以 今天我堅持請客! 鏗、噹、丁、噹
聲音響起,不知是咖啡杯撞茶杯,還是酒杯跌倒的聲音?  嗯 不管了...

      ------ 不悶、不悶-------

   當那個男人要繼續說時,欣仙子舉起右手、插嘴說道: 抱歉 請你收回今天堅持請客的好意; 第一 如果
你只是要請我,以後我 自己是不可能來的; 第二 如果你是大家都請,你今天的營業額會是減號! 呵口水
繼續說道: 他們都是為善不愈人知的好人、志工,更不會因為自己的好處而傷了別人! 話說到此 掌聲響起,
在掌聲中還夾雜個低沉的聲音說道: 說的好、真不愧是法律人!
結果呢? 結果是欣仙子買單、不加一成服務費; 欣仙子也把發票送給今天的女主角,她也笑呵呵的承諾如果
得獎就請大家去 (麥當勞)...
   站在巴檯望著欣仙子離去的背影的男人篤信的告訴自己: 這個 Beauty 以前一定也是個有著烏黑亮麗的
長髮披肩的女人! 像她一樣...

   過了幾天 欣仙子把 copy 的 (愛爾蘭咖啡)小說拏給志工學生聽讀; 又過了幾天就有志工學生向欣仙子
反應道: 老師 這小說果然很迷人,難怪你和那個男人會記得那樣清楚! 看著只有微笑的欣仙子老師,
又繼續說道: 老師 我順便告訴你 那家小酒吧已經換人做了; 未等欣仙子回應就又繼續說道: 其實 那天
那個男人就是老闆,他是華裔美人,聽說他以前是美國一家有名的大飯店當酒保,在美國也成家了,就是不知
為什麼會回台灣? 開了這家小酒吧? 現在 也不知為什麼又回美國了,把這家小酒吧給在台灣的外甥做?
其實 如果要知道,我們下次再去、問他外甥就可以了。 欣仙子終於有反映了,她說: 人走了就走了,
那是他的自由,外人不需瞭解太多、自找麻煩。

       -------不悶、不悶--------

   在不久後的某一天,欣仙子收到一張卡片,從美國寄來的,不是移民到美國的大學同學,也不是被派到美國
總公司工作的朋友; 所以 欣仙子請來看她的知己、把內容讀給她聽; 內容是這樣:
你好 我是在小酒吧調配你在美國呵的 Cappuccino 一樣的義大利咖啡給你呵的男人,我是這家小酒吧的老闆,
當我全神灌注的看你呵咖啡時就知道你也是個全神灌注的人; 所以 我也老實的告訴你: 我就是(愛爾蘭咖啡)
故事中為空姐研發加眼淚的愛爾蘭咖啡的酒保! 從你的眼睛可以看得出你是後天失明的,雖然你看不見我、
但我卻深深記住你的樣子,就像當年那個空姐不曾注意我,我卻把她牢記在心; 我是華裔美人!
所以 我回美國去了,因為我不想在重複那種思念一個人的感受,這是第一個回美的理由;
第二是我在美國的一對兒女已成年,需要我這個老爹輔導如何成就事業;
   然而 我失敗了,當我拏出收藏已久的愛爾蘭咖啡專用杯、泡了咖啡卻不自主的加上眼淚,這是思念一個人的
無法控制的現象,我思念誰呢? 一個全神灌注、遠在台灣的女人、就是你!
如果你要呵杯合胃口的 Cappuccino 義大利咖啡或是上下有兩條金線的愛爾蘭咖啡專用杯磚的愛爾蘭咖啡而
來到美國,以下是我的地址、電話,我期望、日日夜夜...

   欣仙子的知心好友任務完成後,知道一句話都不用說就 bye bye 回家了。
   欣仙子依然默默的坐在自己的專用沙發上,不一會兒 欣仙子的媽媽端了一杯冰的綠豆湯汁放在欣仙子前的
茶几上、讓她呵; 五分鐘、十分鐘過去了,欣仙子拏起茶杯、呵了第一口綠豆湯、又呵了第二口,也就在呵了
第三口時,淚水也跟著滑落下來! 其實 一直沒有走遠的欣仙子的媽媽走近欣仙子、拍拍她的肩膀並說道:
呵綠豆湯是不用加眼淚的!
欣仙子有濕眼症,醫生說因此會有不定時的掉下淚水,這不是在哭,是淚水不自主的滑落,這總比乾眼症好。
所以 每當有淚水滑落時,欣仙子都會這樣解說,但這次沒有; 因為 欣仙子想哭、真的好想哭!
不要再迷網無情、無愛、無緣、無奈的心能不能過一生! 雖然清楚 (孤單) 纏著不放、明白 (寂寞) 如影隨同、
趕不走! 該是 ( 心 靜 ) 的時候了; 讓歲月把我一切訴盡吧...


2017年5月1日 星期一

好音、美聲 已離我遠去


       好音、美聲 已離我遠去
    話說 欣仙子在走廊面對著天空發呆、晒晒太陽後走回到客廳、準備上電腦時,發現媽媽正在客廳看電視,
欣仙子一聽就知道是比賽節目、聽歌、答歌者、歌名; 已無聊多日的欣仙子也坐上客廳的沙發椅、跟著參賽,
結果是當歌曲前奏一出現,欣仙子就能說出主唱者與歌名,比真正在電視上參賽者都快。
坐在一旁的欣仙子的媽媽有點訝異、已經多年不唱歌的小女兒怎還能說出這些老歌、新歌呢? 輕輕的敲敲頭、
懂了! 於是 站起身來、走向廚房...

   每個人都會有些小缺點,像欣仙子就有個不好的習慣: 忘了要忘記! 總是把曾經、過去、好久好久的
美好回憶與往事記的好清楚...
聽到媽媽逐漸遠去的腳步聲,坐在一人坐的沙發椅、欣仙子專用椅上的欣仙子把腳抬高、打開雙腳、放在
沙發椅前的茶几上; 腦袋斜放在沙發椅背和沙發把手連接處,身體歪一邊,等於是半斜躺在柔軟的沙發椅上;
雖然這樣的姿態不太美觀、但舒服極了! 也因舒服極了、老毛病又患了: 腦袋的靈肌又騰雲駕霧的漂啊飄、
飄到欣仙子的國民小學時代;

      ------ 不悶、不悶---------

    國小一年級是我們學習成長、開始讀書的最初,只上半天課,中午就可以回家了。
那時、欣仙子家只開一間照相館、不大,一家人好幾口都一起在相館的二樓起居生活,連廁所都沒有、要到
隔壁小巷子的公共廁所,所以說沒有個人房間、更不用說有客廳或書房,這不叫很窮、普通窮而已,因為
至少防子是自己的。 咦 怎麼說偏了...
回到重點 因為每天只上半天課,中午回家吃飯後就是自己的時間了,欣仙子不像哥哥或弟蒂一樣慧跟左右
鄰居打彈珠、玩跳繩或到隔碧草原抓蚱蜢、玩蟋蟀。

   那欣仙子會做什麼呢? 因為媽媽要顧店,所以下午時間欣仙子會在相管的辦公桌寫功課、陪媽媽,寫完
公克就會唸國文課給媽媽聽、看有沒有唸錯; 或許這就是從小大大欣仙子國文課最好的根源吧!
然而舊有一次下午當欣仙子在讀書時,有個男客人來洗照片,欣仙子並沒有中斷朗讀,也就在那個客戶拏了
收據要離開前問老闆娘說道: 那是你女兒哦、她讀書跟在唱歌一樣、好好聽,搞不好以後會當歌星哦!
從此以後 若是有客人上門,欣仙子的讀書聲會更大聲,評價也就越來越多了,連左右鄰居 嗯 應該說是整條
巷子都知道照相館有個會唱歌的女兒。
   到了國小五、六年級時、世上下午都要上課,但卻出現了另一各問題: 磊當傍晚回家吃飯時或晚上都會
有找欣仙子的電話聲響起,當欣仙子接起電話問道: 請問有事嗎? 得到的都是這樣說: 沒事、只是想聽聽
你說話,你的聲音真的很好聽! 而這些來電者都是同班或隔壁班的男同學; 幸好 這個問題讓欣仙子的
媽媽幫她解決了。

       -------不悶、不悶-------

   上了國中、雖是男女合校,但卻是男女分班制,欣仙子的感覺輕鬆多了! 每天也都是上下午有課;
國中一年級的課程在每週有一堂音樂課,音樂老師彈著風琴、同學跟著哼唱曲和歌,這是要考試的、一學期
考一次,考試的方式就是老師彈什麼曲、點什麼歌,學生按照學號一個一個上臺考,只要唱對了就過關了。
第一學期、第一次考試,大家還是都會有點緊張,只有過關的人才會笑; 終於輪到欣仙子上臺考試了,咦
還有十幾分就下課了,欣仙子上臺哼完曲、唱完歌後下臺,下課鈴聲還未響,但卻出現一種詭異的現象:
(  老師傻了、同學們呆了!) 直到下課鈴聲響起,他們似乎才清醒過來、下課...
隔天 欣仙子被班導師叫到辦公室討論是否願意被訓練、成為學校的司儀,這是昨天音樂課老師提出的、
他說難得會有這樣好聽的聲音! 欣仙子是個會害羞、臉紅的女孩,要她面對全校師生說話、太可怕了!
搖搖頭、回到教室,竟然有同學要她唱首流行歌曲、讓大家共享其樂;
也快上課了,她以上廁所為由、尿頓了。

       -------不悶、不悶--------

    國中畢業、參加高中聯考,欣仙子考上第一志願、高雄市立高級女子高級中學,就是高雄女中啦!
是女校,除了教官和少數男老師、全部都是女生,所以體育課也難得有游泳課!
在開學典禮那天就聽到司儀學姊字正腔圓的喊口號、真叫人佩服,欣仙子也順口問問隔壁同學說道司儀的由來,
也剛好這位同學的姊姊就是和那位司儀同班,所以很明確的告訴欣仙子那是要接受訓練、當然也要漲的像樣
才有機會當司儀、出風頭。
欣仙子聽了這番話、對於當年、國中時拒絕受訓當司儀並不感到後悔、只是有點無奈、不懂得把握時機!

    剛開學不久,同學間也未必熟析,高一有堂文化課,第一堂課老師就解說課程進行速度與教學方法: 先是
請一位同學先把課文念一次後我再來解說; 聽起來倒是蠻簡單的,至少當時大家都是這樣想的。
正式上課了,第一次文化課、老師提名班長念第一課、總則,班長人高馬大、氣勢雄壯、聲音也宏亮,但是
怎麼唸起書來卻是朦朧帶過、不清不褚; 所以老師解釋起來也較費神;
第二次上課就點名副班長念課文,嗯 這次還好,老師也輕鬆多了;
第三次上課,欣仙子被點名了,當欣仙子把課文唸完後竟得到老師點頭示意,也輕鬆的上了一堂比較無聊的課;
下課鈴聲響起,老師走出了教室後就有幾位同學繞著欣仙子、目的是要大家更熟析,當時就有位姜同學跟
欣仙子說: 喂 你的聲音很好聽,你多說幾句讓我們聽聽啊!
   這位姜同學舊成了欣仙子高中三年的最佳拍檔,因為她們兩人都是愛唱歌、愛看風箏、逛圖書館的女孩!

       ------不悶、不悶-------

   高中順利畢業、沒被留級,參加大學聯考,欣仙子考上了台北一家私立大學; 起初欣仙子的爸媽都蠻
擔心的,因為欣仙子沒初過遠門,第一次就要她到台灣最遠的台北獨立生活、求學,無親無故的,行嗎? 但
不是問題的問題很快就解決了,因為有好多都是台北人的同班同學對這個遠從高雄來的同學都能發揮同胞愛
給予輔助與解說、讓欣仙子認識、熟析台北,把大街小巷都搞清楚了; 像大學之道在羅斯福路、公館是什麼
都有的鬧區; 名人名店在忠孝東路、靠近敦化南北路就是國父紀念館; 應有盡有、美味爽口區在士林夜市;
要逛書局, 買書、預購書就到重慶南路就對了; 遊手好閑區就在西門町了...
台北人多、車多,公共汽車更是不少,同學們就帶著欣仙子去辦張學生車票、有空陪她這兒走走、那兒逛逛、
這裡吃吃、那裡買買; 一點都不孤單、寂寞!
    更難能可貴的是欣仙子的直屬學姊也是從高雄來求學的同鄉人、蔡學姊、她還是學生會的副會長呢,
對欣仙子的生活與課業更是關懷備至,叫欣仙子不感動也難耶!

    就在迎新晚會結束的下一個月的週日,欣仙子的學姊、蔡學姊為了學弟妹彼此更熟析的心境,就邀請了
幾個學弟妹一起到淡水旅遊,因為是大白天就出發,那天、艷陽高照,等到大家參觀了淡江大學後,大家
已是汗流滿面、身體的汗臭味已無法共治了,於是 蔡學姊提議到 ktv 吹冷氣、吃遲來的午餐,用完餐後
唱唱歌、輕鬆一下,傍晚時分再到淡水河邊看夕陽;多美好的建議沒人拒絕; 也就因為那次的聚會旅遊,
讓大家知道有個很會唱好聽的歌的欣仙子,從此 只要跟唱歌的聚會一定少不了欣仙子的。

    話說就有依次期末考完,幾個同學邀約到一家稍有名氣的民歌屋用餐、聽歌,嗯 確實是蠻優雅的場所,
在大家點完餐後就聽到店長抱歉的向賓客解說今天主唱者請假,請大家聆聽演奏者的優美彈奏;
但也在用餐之時,店長的聲音又響起說道: 有意願想上臺唱唱歌的人可以跟我登記一下再依照順序上臺演唱,
哇 沒人登記,這時 就有個同學建議欣仙子上臺、給店長個面子,單純的欣仙子竟點點頭,一會兒聽到店長的
邀請上臺,因為是民歌屋,所以欣仙子唱了一首校園民歌: 那一盆火 歌唱完、掌聲響起,也在欣仙子還沒
下臺前,班上同學卻集體提出再來一首: 日以繼夜的想你 這是欣仙子的招牌歌,結果是在連店長都說話後
有點臉紅的欣仙子開口唱了歌,一唱完、掌聲還未停止前,她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下臺、回到座位、
繼續享用自己點的特餐;
但是 不一會兒 店長走過來、站在欣仙子旁邊、微笑的問道: 有沒有意思到我們這裡駐唱呢、待遇不錯哦?
在欣仙子還沒回應前,其他同學集體搖頭並說道: 我們都還是學生、在唸大學,她不可能來這裡駐唱。
不死心的店長繼續說道: 那來工讀也行,有連續假日或沒課時來、給的待遇也不錯耶? 欣仙子正準備答話時
就有其中一個同學先說道: 她從高雄來,若有連續假日都要回高雄看家人,所以 抱歉了! 聽完話、店長也
只有無奈的苦笑離開。
欣仙子也在吃完最後一塊牛排時微笑的問到: 什麼時候你們成為我的發言人了啊! 就有同學回應答說:
就從今天起! 結果是這一餐由同學們共同請欣仙子。
那晚 躺在床上的欣仙子失眠了、想起小時後就有人說她可以當歌星、可以...

       ------ 不悶、不悶--------

    大學畢業了,原本只要修滿168個學分就能畢業的欣仙子修了180個學分 畢業了! 但仍留在台北、工作,
也不到一年的時間,全台北同行的事務所沒有不知道欣仙子的老闆有個辦事能力強還很會唱好聽的歌的助手!
只要不太熟析的事務所因公事需要聚會時,見到欣仙子的老闆的人第一句話是向他問候,第二句話一定是
你的助理是哪一位? 雖然欣仙子是不需要替老闆提公事包,但這樣的聚會一定也要跟著去,所以不需要等
老闆開金口,欣仙子會主動舉起右手、喊一聲喲,得到的是對方點點頭予讚賞的眼神。

    工作了一年、辦事能力達到最旺盛期,欣仙子辭掉工作、準備托福考試、申請美國大學碩士班求學,  
也收到美國華盛頓州立大學的註冊通知書,似乎一切都那樣的美好,要實現環遊世界的美夢相信也快了。
然而 命運捉弄人、欣仙子病了! 就在要準備出國的前二個月,剛開始是感冒,一次、兩次、三次都沒看好,
精明的醫師、池醫師(首次玉到的姓氏)做細微的檢查、覺得鼻內有異狀,就親自操刀做解剖檢查並約一星期
來看報告; 欣仙子也就先回高雄去了。

    一星期後,欣仙子的媽媽不知什麼理由就只想跟欣仙子來台北看報告;真是(母女連心)的事實証明;
到了池醫師的診所已是傍晚時分、,原本該休息的池醫師似乎在等欣仙子的到來而仍然待在診所,看到了
欣仙子母女的池醫師沒有笑容,深深的吸一口氣後跟欣仙子說道: 我剛剛有打電話到你家、是你哥哥接的,
我有問他可否要把事實告訴你,他說你自己的事要自己知道,所以...
池醫師用有點顫抖的音調告訴欣仙子母女說檢查報告說是罹患了xxx病症!
欣仙子母女一聽到跟死亡化上等號的名詞,一時天雷勾動地火、單刀直入胸口! 但 沒有痛、沒有淚...

       ------不悶、不悶-------

    欣仙子原本要搭上飛往美國的扳機轉往高雄、回家了! 雖然救命恩人、池醫師有寫了一張名片介紹他的
大學同學、高雄的長庚醫院腫瘤科的主任為欣仙子做治療,但 欣仙子的自尊心作祟、家人面子問題,還有
最重要的是江湖郎中的詐騙術讓欣仙子延誤了治療,直到那夜欣仙子鼻子噴血不止、呈現昏迷狀態、緊急送到
長庚醫院急診後才開始做電療、化療、開刀的前後順序的治療;雖然治療效果音延誤未達完全成效,但至少
救回一命!
欣仙子在完成所有治療程序後,欣仙子的頭髮沒了、眼睛瞎了、但會經常不自主的流淚,醫生說是濕眼症,
比乾眼症好多了; 耳朵重聽、鼻子內黏膜黏住、不能用鼻子呼吸,還有嘴內唾液細胞受損、沒有口水流了,
喉嚨聲帶也受傷害,喉嚨 聯喝水都會刺痛、也不能發音,最明顯的是臉部肌肉全部焦黑、怪嚇人的! 這一切
都是說不盡的傷、苦、痛...
雖然救回一命,但如此模樣與不便; 欣仙子自問、難答、不答: 我是地球人嗎?

    多少三千六百個日子都在噩夢裡、等待中流去,欣仙子不相信幾千幾萬縷的祈求網不回一絲一毫的過去;
雖然只有孤獨陪伴、寂寞相隨,假裝勇敢來對付一切的挑戰,不認輸的個性沒有改變 至今...
至今如何呢? 頭髮長出來了、眼睛一然看不件、淚水依然流不停; 只有左耳帶助聽器能聽話、右耳沒救了;,
鼻子黏膜要開刀才能用鼻呼吸,雖然已開過一次,但黏膜又黏住了; 嘴巴的唾液細胞沒救了、部再有口水了、
只有淚水沒有口水,要杯水隨時在身備用,喉嚨的聲帶有好些、但只能發出鼻音與沙啞音綜合難聽聲,
但無法唱歌了,臉部肌膚焦黑皮掉落、換了一張皮、有斑點的皮膚;

    人生如夢、幾番起伏總不平,漫漫長路、獨自在黑暗中摸索、依然撞倒; 人海漂泊、嚐盡人情淡駁;
熱情的心換冷淡、冷漠; 只有在失望中追求偶而的滿足...
江湖道上說: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這就是後福嗎? ? ?

       ------ 不悶、不悶--------

    怦一聲、讓欣仙子思緒被怦回來了,原來是欣仙子的媽媽給一杯綠豆湯汁放在茶几上、準備給欣仙子呵,
件欣仙子腳放下來、身子座正,表示欣仙子清醒了,於是說道: 把綠豆湯喝了,對你的喉嚨多少會有點幫助、
讓說話聲音好聽些! 也在欣仙子還沒回應前又打開了電視並自言自語問到: 剛剛那個猜歌者、歌名綜藝節目
不知是誰得冠軍啊? 這時欣仙子剛好喝了第一口綠豆湯汁就直接的回應說: 我啦! 欣仙子的媽媽用好像
小寶寶的聲音說三個音:  多 瑞 咪 (七個音符的前三個音); 什麼不行、歌、詞、曲是考不倒欣仙子的,
所以 一點也不用考慮 欣仙子把歌手楊林的玻璃心的復歌、不用唱的、用唸的、直接繼續唸出來給媽媽聽:
   Do Re Mi Do Re Mi Do Re Mi Do Re ,Do Re Mi Do Re Mi Do Re Mi Do Do
欣仙子的媽媽聽維欣仙子的迅速反應、心理雖佩服,但仍然唸一段經給欣仙子聽: 你要心靜下來,
心一靜下來就有可能看的見、聽的到、聲音好聽的機會; 你知道嗎、你在四樓聽音樂歌曲時連一樓都聽得到!
你最好少打電話,因為你說話人家聽不懂、人家說話你聽不清楚、很傷神; 自己能做的事就自己做,不要
認為自己是有障礙的可憐人,凡事都要找人幫忙、造成人家的困擾與麻煩,你不是可憐、是可悲! 但我相信
依你倔將的個性,要化悲憤為力樑、面對挑戰是沒問題的。

   聽維媽媽經,欣仙子的心 靜了一半,自己也對自己說: 忘掉太多的自尊與驕傲、讓流淚後的苦澀轉成甜蜜;
讓受傷後的刺痛隨風遠去! 就從今天起...


ps
曾經有過好奇的人問欣仙子沒有口水是怎樣的感受?
欣仙子回應說道: 這樣說好了,你可以走出門到走廊或到較寬廣的地方,面對著風向、迎著風、張開嘴巴,
大約兩三分鐘就可以知道沒有口水的苦了!
後來也有人回應給欣仙子而說道: 假日 我和朋友到郊外走走,郊外 風大了些,但空氣新鮮,於是 心血來潮、
想嘗試一下沒有口水的感覺,於是 面對著順風、張開大嘴,不到五分鐘的時間,我喝了半瓶寶特瓶裝的水
才解決嘴巴與喉嚨的苦難,幸好我有帶水、真是驚人阿!
你真是女超人耶!
欣仙子苦笑的自嘲道: 好個女超人哦...